当前位置:首页 > 委员会 > 组织架构 >

于云斌律师

2017-11-16 11:29:37   来源:   作者:   评论:0    点击:
摘要: 原全国电视台电视购物网协作会常年法律顾问 中国商业联合会媒体购物专业委员会法律顾问 中国政法大学应用法学研究中心副主任,北京市

        

                                                                 原全国电视台电视购物网协作会常年法律顾问

                                                                  中国商业联合会媒体购物专业委员会法律顾问

中国政法大学应用法学研究中心副主任,北京市法大律师事务所主任。

经典案例选登:

     国内首例暴力胁迫签字抢夺6800万股权案开

            2007-11-30 13:50:10 来源: 新华社(北京) 

  核心提示:广州近日公开宣判暴力胁迫抢夺公司股权案件,涉案价值逾6800万元。据悉,因经济纠纷关系,被害人赵某在被歹徒绑架家人并以家人生命为要挟的情况下,被迫签字将价值6800万公司股权易手。据悉,这起离奇案件在全国尚属首例。

新华网广州11月30日电  金钱、物品可能被抢劫,公司股权竟也成为了抢劫标的。广州市龙发集团有限公司、广州市龙发有限公司(下称龙发二公司)老板赵连成遭暴力胁迫,价值逾6800万元的股权易手,这起离奇的抢劫公司股权案,属于抢劫犯罪的新型案件,在全国尚属首例。

2007年9月下旬,该案刑事部分在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昨日(29日),该起案件民事部分又在天河法院开审。因龙发二公司股权变更,造成将近1000万元的银行利息无法偿还,昨日庭上,被害人赵连成的代理人、北京市法大律师事务所于云斌律师提出民事索赔额高达1000万元之巨。

因经济纠纷龙发老板被拘禁53小时

据公诉机关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检察院指控,赵连成是广州市龙发集团有限公司、广州市龙发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张纯是广州市龙发集团有限公司物业部经理,同时也是广州淳祥投资咨询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因此,赵与张既是上下属关系,同时也是生意伙伴关系,两人彼此知根知底关系密切。

2004年1月、2005年3月,张纯的淳祥公司及其丈夫胡伟新,分别与赵连成的两家公司签订合作协议,由淳祥公司、胡伟新作为全权代理,办理龙发二公司所有的153亩土地由工业用地性质改变为商业用地性质,以及该地块的其他合作开发和转让事宜,双方约定,淳祥公司及胡伟新在事成后可以获取相关代理费用及利润,但在履行协议过程中,双方产生了纠纷。

为能够继续操控该土地以获取预期利益,张纯及其丈夫胡伟新将此事告知从事不当职业的黎陈生,并要求其采取暴力手段将龙发二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变更为张纯。

2005年11月22日15时许,张纯及其丈夫胡伟新,指示黎陈生纠集朴某等5人,窜至位于天河区广汕公路的龙发集团公司内,强行闯入赵连成的住处,冒充警察,通过殴打、捆绑、封嘴、蒙面等方式,将赵及其妻子高某、外甥女樊某强行带到广州市番禺区祈福新邨的某房间内,非法拘禁时间长达53小时。

靠假材料假公章霸占6800万元股权

在拘禁期间,张纯、胡伟新为达到非法占有财产的目的,伙同黎陈生等人通过暴力、恐吓等手段,逼迫被害人赵连成在事先制定好的多份《公司变更登记申请书》、《企业(公司)申请登记委托书》、《股东转让出资合同书》、《有限公司股东会决议》、《有限责任公司章程》等文件材料上签名。

为逼迫赵签名,绑匪甚至扬言要当其面强奸其妻和外甥女,赵连成被逼无奈之下只得就范。据赵回忆,当时,绑匪用手遮住那些文件的大部分,不让其看到文件的内容,称“只要签了名,就可以放你们一家走”。

11月24日20时许,绑匪黎陈生等人将被害人赵连成及其妻子、外甥女等人释放。

随后,张纯持这些伪造材料,并使用伪造的龙发二公司的公章,到工商部门请求将龙发二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股东、公司章程进行变更;2005年11月29日,获得了工商部门的正式工商变更。

由此,张纯将龙发二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由“赵连成”变更为“张纯”。这样,张纯及胡伟新不但获得了龙发二公司价值6800余万元的股权,还实际取得了该股权对应的龙发集团公司净资产1亿余元。

利欲熏心之下,为进一步“榨干”龙发二公司的资产,2005年12月3日,张纯以龙发二公司法定代表人的名义,与另一公司签订协议,委托该公司将龙发二公司的153亩土地出售,以套现获取更多的利益。

2005年12月2日,被害人赵连成向当地派出所报案。张纯、胡伟新以及其他犯罪嫌疑人后陆续被抓获归案。 (本文来源:新华网 作者:陈球杜 远远) 乾坤

 

 跨省追捕需要深思

      特权挑战监督权应被制止(图)

来源:北京晚报 2010年09月02日15:46    

  8月19日,作家谢朝平被陕西渭南警方从北京家中带走,理由是“涉嫌非法经营”。十天后,他的律师从警方那里获悉,所谓“非法经营”,是因为谢朝平自费出版了一本名为《大迁徙》的纪实文学作品。在书中,这位55岁的作家披露了三门峡移民造成的一些历史遗留问题。

  在对这一事件进行报道时,很多媒体不约而同地使用了“跨省”这个词汇。在网上的纷纷议论中,有人提出一个看似荒诞但又现实的问题:当初网民被“跨省”,后来记者被“跨省”,如今作家也被“跨省”,猜猜看,下一个被“跨省”的又会是谁?

  陈词

  今年5月,谢朝平撰写的《大迁徙》作为《火花》杂志社增刊出版;6月,他辞去检察日报下属一家杂志记者的工作。谢朝平被陕西渭南警方带走后,他的妻子李琼撰写了一份情况说明,详细描述了事发经过。她说,至今不明白——

  丈夫“非法售书”的事实和依据在哪里

  8月19日下午5点刚过,我们像往常一样做好晚饭准备吃饭时,一伙人突然以“查户口”的名义敲开门闯入我家,摁住谢朝平并强行铐上手铐就往外拖。我和谢朝平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厉声问他们是干什么的,他们才说是警察。谢朝平据理力争,说“我没干违法的事,你们这样干以后怎么交待”。

  由于他们下狠手,把谢朝平拷得很紧,我请求他们松一点点,其间一个警察说“哦,老谢一文人,早知道就不用像对付小偷流氓那样费这么大劲了。”他们于晚上八点多钟带走了谢朝平及笔记本电脑一台、录音笔一支、U盘两三个以及几大包书稿资料(带走的物品均未打收条)。

  在我反复追问抓人原因下,临渭公安分局的警察才说是涉嫌“非法售书”罪。《大迁徙》一稿是受广大移民要求,记录那段移民的历史,与移民的约定就是赠送。时至今日谢朝平没收过任何人一分钱,杂志是一个合法出版社出版的,我们不知“非法售书”的事实和依据在哪里?(材料由谢朝平代理律师周泽提供)

  [补白]

  昨天下午,本报记者致电带走谢朝平的渭南市临渭区公安分局,该局答复:“我们联系不到那个办案民警,你说的这个案子我们都不知道。”作为其上级单位的渭南市公安局方面表示:“现在不好讲,我们都还没有调查清楚呢。我们不是办案单位,不知道案子的来龙去脉是什么状况,没有办法给你解释。”

  评析

  有媒体报道,为了与《火花》杂志的北京编辑部谈成出版条件,谢朝平支付了5万元印务费用。谢朝平被警方带走后,杂志社方面声称,出版单位没有履行上报审批程序,无权擅自出版增刊。有法律界人士分析指出——

  “准确调查还原真相后,特权挑战监督权的情况应被制止”

  周泽(问天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谢朝平代理律师):

  我认为谢朝平的行为根本不构成犯罪,根本不应该立案。作为非法经营罪,首先要有非法经营行为,要扰乱市场秩序,还要求情节严重。杂志是合法出版物,有正规的刊号,如何发行都不存在非法经营问题。

  非法经营罪主观上要求具有非法经营的故意,并且有谋取非法利润的目的。谢朝平花那么多时间和精力去采访、写作,费尽周折出版,他只是一个作者嘛,提供作品给杂志社,杂志社认为符合发表要求,就发表了,作者有什么问题呢?

  于云斌(北京市法大律师事务所主任、北京律师协会刑事诉讼法专业委员会副主任):

  即便存在非法经营问题,谢朝平也不具备非法经营的主体资格,即便是增刊,那也是正规出版社的出版物,经营主体是出版社,要是按照非法经营来定罪,警方应该找出版社,而不是谢朝平本人。

  当然,警方可以说是先传唤谢朝平到案后再补充侦查。但是按照正常程序,谢朝平到案后,7天内应该出结果,除非因案情复杂事件重大等原因得到上级公安机关的特批,那也必须要在1个月内给出结论,所以,现在关键的还是要再等十几天,看看陕西警方究竟会拿出什么样的证据,看看谢朝平究竟会不会被批捕。

  最近发生的这几起案子,我个人感觉就是舆论监督、公众监督受到了挑战。那些被限制、被监督的公权力、特权在向公众舆论、公众监督权挑战。在准确调查还原真相后,这类情况应该被制止、被纠正。

  感受

  昨天,人民网的一篇网民评论提出质疑:“为什么一个作家呕心沥血的作品会遭到警方如此处置?渭南警方抓捕谢朝平的真正理由是什么?”而一位报告文学作家则坦言,在采访和调查中,有时会受到来自某些地方政府的干扰——

  “只要触及核心利益,你就是不受欢迎的人”

  苍狼(作家,长期关注生态问题,曾对水环境问题进行过深入调查研究):

  看到这则新闻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是觉得很滑稽。一个公安机关居然可以把一个作家自费出书定性为“非法经营”,实在是牵强附会。如果为了非法经营,他拿这笔钱去做什么不行呢?我看恐怕还是他写的东西触及了地方上的某些利益。

  我们在工作中与一些地方政府部门发生冲突的情况确实比较普遍。有些政府部门的官员特别希望我们为他歌功颂德,你如果写他好的方面,他会酒肉伺候你,可是如果你写的问题触及到了核心利益,可能你就会被列为不受欢迎的人。

  我所说的核心利益,往往就是经济利益,有时也可能涉及地方官员的政绩,牵扯到他们的乌纱帽。在这件事情上,跨省拘捕作家的陕西渭南警方只是一个执行者,其背后恐怕还有更高级别的决策者。在我看来,这一事件所体现的实际上是舆论监督、公众权益与地方保护主义之间的较量。

  谢朝平的遭遇是带有典型性的,既然这件事情已经放到了桌面上,我希望不妨拿到更高的、公开的层面,来做一次社会解剖。我们当然希望这样的事情越少越好,作为作家也好、新闻工作者也好,我们希望得到更为强有力的法律保护。毕竟“文字狱”的时代早已过去,我们必须保护一个作家说实话的权利。

  [声音]

  一个权力打击言论自由的恶劣标本

  ——北京青年报

  进京抓作家的法律正当性在哪里

  ——长江日报

  谢朝平是哪门子的“非法经营”?

  ——南方都市报

  是“非法经营”还是“因言获罪”

  ——华西都市报

  (今日其他媒体评论)

  [词典]

  “谢绝跨省”

  一系列“跨省”事件频发之后,由此衍生的各种“免责声明”开始流行于网上的论坛或博客中。比如,“本人谢绝任何跨省、跨市以及本市内追捕行为,如有需要请直接联系楼主、原作者以及网站管理员或法人代表。”

  有媒体评论称,这些转帖、跟帖的“事先声明”,是网民故作推卸责任的一种情绪宣泄。互动百科网站这一词条下写道:“像拒绝上门推销产品一样拒绝执法犯法,中国人的幽默于斯尽显。当知,宪法赋予的权利才是最大的‘免责条款’”。

  主 笔:周健森

  周明杰

  素 描:宋溪 

 

    山寨版明星"雷"倒网友一片 专家称构成商业欺诈
             2008年09月10日 14:23 来源:北京晚报
               
点击查看其它图片

  从来不乏新鲜话题和词汇的网络最近又出现了一个流行词——“山寨”,这个源于广东话,因“山寨手机”而为人广知的词语现如今成为一切模仿、翻版、仿真的代名词,“山寨产品”在横扫数码界之后,开始向广告代言界进攻,在“山寨版”周华健、“山寨版”周杰伦之后,又将出现“山寨版”刘翔, “山寨现象”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和争议。

  新闻现象

  “周哥哥” “雷”倒网友一片

  网上现在流行一个山寨版的周杰伦代言广告。在这个被戏称为“周杰伦加恒源祥”的广告里,一开头就是几个小女生问“周哥哥,学技术哪所学校好?”一个貌似周杰伦的青年则以非常“正宗”的周杰伦语调和动作来回答:“奔幸福大道,到某某技工学校。”这个答话以类似“羊羊羊”的方式被重复了多遍。

  以“周杰伦”形象做广告的远不止这一个技工学校,在某不知名品牌的MP4外包装上,也印有“周杰伦”的大照片,山寨版的周杰伦代言领域还包括手机,而此前山寨版的周华健也曾引起过轰动。最近坊间传言说,东北一位主播因为长得比较像刘翔,已经接拍了一部广告,广告中这位“刘翔”将在栏前推销产品,该广告很快就将面世。

  这些广告在网上引起了非常大的关注,很多网友都在论坛里讨论,一时之间,“山寨”成为最时髦的网络词汇。

  山寨明星渐成气候

  这些长相酷似明星的人被网友戏称为“山寨明星”,他们都是因为参加各种模仿秀节目而被人熟知的。比如“山寨周杰伦”本名叫做周展翅,他还曾经参加了周杰伦参演的电影《满城尽带黄金甲》首映式,连周杰伦在见到周展翅时都惊讶地说:“真的太像了,我都想叫他声弟弟。”

  由于有“正版”的肯定,周展翅成了最红的“山寨明星”,在他代言该技校广告引起广泛关注后,7月份,周展翅在自己的博客中记录了拍摄该广告的过程,还透露说由于拍摄代言广告自己也成了该校的名誉校长,受到巨星一般的待遇,学校领导更以林肯车接送陪同,令他受宠若惊。

  而“山寨刘翔”只是做了几个跨栏动作,就可以得到2000元的回报。这样的经历也不可避免地鼓励了更多“山寨明星”的出现,同时也催生了一批“山寨公司”。这些公司专门提供模仿明星业务的广告,由于很多“山寨明星”长相酷似明星,又刻意进行模仿,很多消费者都无法分辨,这给他们代言的产品带来了相当好的效果,因此,“山寨广告”也开始逐渐有发展壮大的趋势。

  名词解释

  “山寨”

  山寨一词源于广东话,原代表那些占山为王的地盘,有着不被官方管辖的意味。如今,这个词被用于那些数码产品的生产模式上。

  “山寨产品”是一种由民间IT力量发起的产业现象,其主要表现为仿造性、快速化、平民化。主要表现形式为通过小作坊起步,以极低的成本快速模仿成名品牌的外观或功能,涉及手机、数码产品、游戏机等不同领域。

  “山寨”一词已经成为网络流行语,那些通过模仿大众知晓度较高的品牌,从而达到销售目的的商品,都被引申为山寨产品。那些通过模仿公众人物、影视明星、体育明星从事某种产品的形象代言人的人,被称之为“山寨明星”。

  七嘴八舌

  网友戏称“被雷得外焦里嫩”

  在网上的评论中,相当多的网友对这些“山寨明星”抱有不友好的态度,对他们的行为最多的就是调侃和嘲讽,其中被人引用最多的评论就充满了幽默精神:“被雷得外焦里嫩。”有的网友开玩笑说:“不就是叫声周哥哥嘛,何必对人家喊打喊杀的,就当克隆技术发展了不好吗?”

  但也有网友不仅气愤,而且很较真。这些网友不仅批评说“这些山寨产品质量很差的,这样误导消费者,确实让人很气愤”,还发出了“网络通缉令”,启动了“人肉搜索”,一定要将这些“山寨明星”的真实身份曝光。在网友的踊跃参与和举报下,山寨版的周杰伦、周华健、刘翔、F4纷纷“现出原形”。

山寨明星为何蓬勃发展

  即便网友将这些“山寨明星”的真实身份一一揭底,但这丝毫没有影响他们的“市场价值”。 照样有商家为了节约广告开支,让这些人梳起与明星一样的发型,做出一样的表情,模仿一样的声调,为他们的产品或企业做广告。而这些产品在做了类似广告之后,在市场上也确实取得了比之前更好的收益。

  据称,周杰伦的团队正在调查相关情况并表示不排除会告上法庭,但这些都不能阻止“山寨明星”的蓬勃发展:使用“山寨明星”的企业多数并没有太大名气,而一旦与正版明星发生了诉讼,对他们来说反而提高了知名度,正达到了他们的广告目的。

  是草根精神还是假冒伪劣?

  一定程度上,“山寨明星”的出现在普通网友尤其是青年网友中普及和强化了“山寨”概念,使这个原来只在业内人士和少数人中间流行的概念成为一个热门词汇,它使更多人开始关注“山寨现象”,但也激发了关于“山寨现象”的争论。

  其实,在很多崇尚“山寨”精神的人看来,所谓的“山寨明星”是对“山寨”的误读。一位网友很痛心地发帖:“山寨代表的是我们的草根精神,代表的是我们对大公司垄断和霸权的挑战,代表的是机动灵活,而不是假冒伪劣,这些靠着一张类似明星脸骗钱的人不配叫山寨。”

  但也有人反驳说,所谓的“山寨”就是假冒伪劣,“再逼真的模仿也是抄袭,再相似的李鬼也是鬼,山寨代表不了创新,正常健康的市场经济必须在规则下竞争,不能允许山寨横行!”

  某媒体则针锋相对地表示:“保卫山寨,保卫的是一种日渐丧失的自由精神,这种丧失,有的时候是自我的放弃,有的时候是霸权的结果。 ”

  法律之争

  山寨明星是否侵权

  那么,“山寨”究竟是否在法律允许的框架内呢?

  有网友指出,这些厂家在产品标识、宣传口号等方面误导消费者,还请人假冒明星,存在明显的欺诈消费者的嫌疑。

  不过,也有不少人认为,这些乡镇企业花了最少的钱却达到了最好的宣传效果,这种广告本身就是成功的营销案例,而且,他们只是打了“擦边球”,并没有真正打出明星的名字,从商业角度来讲,无可非议。

  有律师接受采访时表示,山寨明星拥有自己的肖像及姓名,代言产品并不违法,也不侵犯明星的肖像权和姓名权。当然,如果山寨明星明知代言的产品涉嫌违法或侵权而继续代言,则可能构成共同侵权或欺诈。

  专家分析

  虽不侵犯肖像权

  但构成商业欺诈

  为了更好地分析“山寨明星”现象,记者专门采访了法大律师事务所主任于云斌律师。

  于云斌律师分析说,“山寨明星”是以其外在体貌形象特征与某一公众人物或明星相似,使人在通常条件下难以与该明星区分,以致误认为就是该明星。 “山寨明星”实质就是与真实明星外貌特征及动作特点相似的人。根据肖像权的法律含义,“山寨明星”的肖像权是独立的、天生的,肖像权利人有使用、处分其肖像的权利,应当受到法律保护。因此,从一般意义上讲,“山寨明星”对某产品作为形象代言人,构不成对他人的肖像侵权。

  虽然不构成肖像侵权,但于律师认为这并不代表这些“山寨明星”就能钻法律的“空子”。

  他认为,法律的功能就是要维护公正公平的社会秩序,“山寨产品”、“山寨明星”、“山寨明星代言人”等,当进入社会并影响正常的消费和交易,就需要法律对此进行规范。由于现在并无明确的法律规定和司法解释,也无判例予以示范,只能从现行的法律中寻求解决问题的途径。

  于云斌律师分析说,“山寨明星”,是基于自己的外在体貌形象特征与某一公众人物或明星相似的特点,为了某种经济利益而模仿明星从事某产品的代言人,故意误导消费者的行为,应当构成不正当竞争和对消费者的商业欺诈。

  比如,故意模仿刘翔的人,明明从未从事过跨栏运动,却故意穿上与刘翔相似的运动服,并且是在栏前,做着与刘翔相似的动作,来宣传某一产品,其目的就是让人们误认为该产品的形象代言人是刘翔,利用刘翔在人们心中的形象,推销其产品。

  这种行为,对竞争产品的生产销售商来说,凭借真实的明星对公众的影响而搞假冒“明星”来宣传,其资金投入与正常的明星代言的严重失衡,属于不正当竞争。

  对竞争广告商来说,“山寨明星”所模仿竞争广告的创意,有侵犯著作权的嫌疑。

  而对消费者来说,他们则存在故意借公众人物的影响误导或欺诈行为,是民法所禁止的,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记者 周明杰)


热词搜索:[db:关键字]
大事记载 | 诚信企业 | 历史脚印 | 组织架构 | 功能展示 |
Copyright © 2007-2017 Sctric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00824号-1号
中国商业联合会媒体购物专业委员会  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北街25号楼2435
维权投诉热线:4006-010-315  邮编:100037  电话:010-84094185  传真:010-68392435   箱:sctric@163.com
中国商业联合会媒体购物专业委员会官方网站:sctric.org
中国媒体购物规范产品信息库:cnmgw.org